而每当丈夫向其询问信用卡负债情况时

2020-11-20 21:06

在案件的处理中,武进法院院部调解室调解员反复向刘女士求证30余万元欠款的来源,但刘女士除了正常生活开销、偶尔高额购物等理由外,无法表明其他用途。经反复做工作,最终陈先生同意承担其中的13万元债务。双方就子女抚养、债务负担等问题达成了离婚协议。因刘女士无稳定收入来源,刘女士的十余万元债务均由其父母代为偿还。至此,一起由信用卡过度消费引发的离婚纠纷调解结案。

2013年,刘女士到某银行开办了其人生中的第一张信用卡。信用卡“预支未来”的消费模式让刘女士在“买买买”时更加“果断与从容”。渐渐地,未来收入已经赶不上当下的支出。为了及时偿还卡债并满足自己的消费欲望,刘女士想办法追加办理了第二张信用卡。在短短的三、四年时间里,刘女士总计办理了9家银行的9张信用卡,并向2家小贷公司贷款,造成了30余万元的巨额债务。而每当丈夫向其询问信用卡负债情况时,刘女士总是以“欠款不多,只有小几万”等话敷衍丈夫,直至2015年年末东窗事发。

现年30岁的陈先生与刘女士于2010年经人介绍相识恋爱,并于次年登记结婚。2013年,两人的爱情结晶降临人世。本该是和谐幸福的三口之家,却在2015年12月频生争执。刘女士于2016年1月6日回娘家居住,陈先生于次日向武进法院起诉离婚。而这一切的起因,是9张已经透支的信用卡。